关闭

徐定寿夫妇:坚守大陈六十余载

2019-03-28 11:02:53  来源:365bet靠谱么_365bet备用_365bet手机客户端下载-365bet手机客户端下载   作者:吴世渊

徐定寿、周银翠夫妇多数时间都住在大陈岛上。只有到了冬天,岛上太冷,夫妻俩才会坐船来到椒江,在海门老街一间租屋里过冬。

徐定寿、周银翠一家人合影,摄于2017年春节。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一年当中,徐定寿、周银翠夫妇多数时间都住在大陈岛上。只有到了冬天,岛上太冷,夫妻俩才会坐船来到椒江,在海门老街一间租屋里过冬。

仲春时节,天气转暖,徐定寿便按捺不住想回岛的心,几番跑去码头询问船票事宜。“最近交通不便,不然我就回大陈岛了。”他讲的台州方言里,带有浓重的永嘉口音。

对于两位老人而言,相比椒江城区内闲适的生活,他们还是更习惯于大陈岛上腥咸的海风。毕竟,作为留守的老垦荒队员,他们已在岛上生活了62个年头。

上岛

徐定寿生于1928年,比周银翠大5岁。在前往大陈岛之前,夫妻俩都在温州永嘉的四海山林场垦荒队,徐定寿是队里的负责人。

1957年初,永嘉的政府干部上四海山,向垦荒队的队员们动员,说远在东海的大陈岛垦荒队劳动力短缺,需要人过去支援。

队员们围坐圆桌开了个会。“大陈岛到底在哪?”“岛上条件好吗?”“不会比四海山还苦吧……”大伙议论纷纷,谁都不敢报名。

徐定寿见状,立刻先报了名。他想着,自己若不报名,队员们也下不了决心。丈夫报名了,周银翠自然也算一个。队员们见队长做了表率,紧接着纷纷报名。很快,一支20人的队伍组建起来。

1957年2月,这支队伍坐船奔赴大陈岛,他们是岛上的第二批垦荒队员。

彼时,大陈岛正风风火火地开展农业、渔业生产,徐定寿这批队员的加入,给岛上增添了一支生力军。徐定寿当起了“挑夫”,把海里捞上来的鱼虾从码头挑到操场,将它们铺平暴晒,制作成鱼虾干。周银翠跟着农业队,在岛上“螺蛳壳”大小的地上种地瓜、小麦和蚕豆。

这年下半年,垦荒队成立了一支渔业捕捞队,徐定寿就是其中一员。“我们和福建渔民合作,他们出船,我们出人,由他们教我们捕鱼技术。”

刚上船那会儿,海上风浪大,小船摇摆得厉害。山里出身的徐定寿哪见过这阵仗,晕船,连吐了一个星期,“吐到后来,把血都吐了出来”。一星期后,他才慢慢好转。

同时参与岛上生产的山民,还有来自黄岩长潭水库的移民。“一开始,温州来的说温州话,黄岩来的说黄岩话,相互都听不懂,后来才慢慢可以交流。”周银翠说,一起劳动一起作业,使得垦荒队员与长潭移民间建立起深厚的友谊。

养海带

1958年,大陈岛上搞起了海带养殖。政府出资给岛上进了海带苗,垦荒队长王宗楣等人到大连去学习海带养殖技术。

徐定寿则与20几名队员到了大陈附近的竹屿岛,做海带养殖的前期准备工作。一天,7名队员从竹屿驾驶小船前往下大陈,谁知路上遇到大风,船随着海水漂走了,船上的人下落不明。

竹屿岛上没有通讯设备,徐定寿等人要联系上大陈岛,只能用点火升烟的古老方法。海军观通站看到求救信号,立即联系大陈镇党委。由于海上风浪大,大陈镇党委只好请求海军派出舰艇搜救失联的队员。

“我乘在舰艇上,和海军部队一起在海上寻找了两天,都没找到人,那会儿我整日吃不下饭,心急如焚。”徐定寿说。

幸好,到了第三天,那群队员回来了。“原来他们漂到温岭附近的一座小岛上,在那里留宿一夜,后来又到了温岭过了一晚,第三天才坐船回来。”徐定寿至今还能想起当时的欢乐场景,“失踪队员们归来,大伙就像迎来了久别重逢的亲人,许多人都红了眼眶。”

徐定寿在竹屿岛陆续待了五六年。在岛上的辛苦劳作,也让他成为了养海带的专家。在采访中,徐定寿手舞足蹈,反复比划描述海带养殖技术。

“大陈岛上培育不出海带苗,我们只好去温州洞头进苗,在显微镜观察下,让孢子附在竹片上,再把竹片挂到海水竹架上,等竹片发红了,说明苗附着成功,我们就用船把这批竹片拖回大陈。”徐定寿说,让海带苗在海水里生长一至两个月,长到五厘米以上了,把它们一个个结在绳索上,绳索浸泡在海水中,海带就会慢慢长大,“等到丰收时节,一条绳索上的海带有好几十斤重。”

海带养殖一度成为大陈岛的一大产业,当地居民依靠养海带,获得了不少收入。

“总书记来我家”

1960年7月,大陈垦荒任务顺利完成,之后的几年,有些队员陆续离岛回乡。徐定寿、周银翠夫妇却一直留在岛上,“我们住久了,都住习惯了,觉得岛上也挺好”。

徐定寿和50多名队员一起建立了青年农牧场,从事农牧业的相关工作。后来,他因工作出色,被调入大陈纺绳厂担任厂长。纺绳厂倒闭后,他又去大陈化工厂、大陈镇政府、上大陈的蒸干鱼粉厂和下大陈的鱼粉厂等单位工作过。周银翠则一直在大陈饲料厂当工人。

“你知道吗,总书记还来我家做过客呢!”周银翠所说的事,发生在1985年12月29日下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登陆大陈岛,来看望垦荒队员。

周银翠向记者回忆起当时的细节:“那天,总书记一行人来到我家里,我请总书记坐下,自己也找了一条凳子坐。总书记问我,家里有几个人?我回答,有六个,我们夫妻俩和四个孩子。总书记又问我,生活好不好?我说,生活挺好的。他继续问,几岁时到岛上的?我回答,21岁就上岛了。总书记说,你们这些年为大陈岛建设做出贡献,人民不会忘了你们,我这次特地过来看看你们。我当时很激动,说,谢谢总书记和各级领导的关心。”

周银翠将家中自己用贝壳制作的宝塔,作为礼物送给了胡耀邦。作为回礼,胡耀邦将一本中南海的挂历送给周银翠。

“当天晚上,总书记邀请我们第二天去青少年宫聚会,这晚我一直睡不着,我在想,要不要请总书记给我在挂历上签个字?这事儿说出来,怕别人笑话,不说,总归是很遗憾。”到了凌晨四点,周银翠下定决心,明天拿上挂历,请胡耀邦给签个名。

第二天上午,座谈会结束后,周银翠从人群中挤上前,对胡耀邦说:“总书记,您给我的挂历没有签字,请您签个名吧!”胡耀邦爽快地答应了,在挂历上签下了名字。

“这本挂历,我视为珍宝。”周银翠从家中柜子里拿出了用纸袋重重包裹的挂历,展示给记者看。在挂历的右下角,黑笔竖签着“胡耀邦1985 12.30”的字迹。记者注意到,胡耀邦的夫人李昭和其子胡德平也都在上面签了名。周银翠说,胡德平签字时间是1998年,李昭签字是在2002年。

老照片

在徐定寿和周银翠海门老街的租屋里,进门就可看到许多老照片,记录了许多珍贵的时刻。当中既有周银翠送宝塔给胡耀邦时的场景,也有2006年8月,周银翠等老垦荒队员与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在大陈岛青少年宫门前的合影。

“2006年,习近平同志在青少年宫里看望了我们老垦荒队员,还亲切地跟我们拉家常。”周银翠回忆说。

两任总书记,情系大陈岛。周银翠是其中的见证人之一。

在照片中,还有一张是徐定寿、周银翠一家的全家福。“这是2017年春节时,全家的合影留念,我们家已经四世同堂啦!”徐定寿笑着说,“我和老伴的退休工资加起来,一个月有5000多块钱,我们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现在大陈岛风光不错,有机会上岛的话,一定要来我家坐坐。”采访结束,临走时,周银翠拉着记者的手说,“我们看着大陈岛一步步繁荣起来,如今,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大陈岛的未来,还需要年轻一代不断弘扬和继承垦荒精神。”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
?365bet靠谱么_365bet备用_365bet手机客户端下载版权所有